365bet怎么串

从孩子的视角看自闭症

从孩子的视角看自闭症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源共享 >> 从孩子的视角看自闭症 >> 浏览文章

四、社会性挑战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31日   【字体: 】   

  社会性能力实际上体现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于幼年的孩子来说,社会性能力通常用独自玩耍能力、和同伴间社会性游戏能力和社会性情感关系的发展来定义。

1、 独自玩耍
  孩子的玩耍方式反映了他们对自己社会体验的理解。孩子们会探索如何去玩玩具和其他物件,重演自己经历过的事情。自闭儿的玩耍能力也是了解他们理解内容的一扇窗口。他们重复的玩耍方式,反映了对创造性玩耍的理解非常有限。这个观点通过一个针对100个自闭儿活动爱好的非正式调查得到了证实。最常见的反馈包括:玩肢体游戏、玩电脑、看录像带、看书、玩拼图,以及精细把玩的游戏内容(Quill,1997)。这些游戏,都是可以用同样的方式一遍遍来玩的,或者某些信息总是会以同样的方式重复出现(录像带)。下面的场景也表现了这些特点:

  3岁的John能够独自玩上几个小时。每次他玩沙子的时候,总是让沙子从指缝漏下来;每次玩积木,总是排成精确的一排;每次看书,总是逐页去数页码。在各种情况下,John的游戏总是由可以预见的行为组成的。

  5岁的Eric喜欢玩小汽车,但是玩法和同龄的其他小朋友不一样。Eric的玩耍方式可以描述成“一个玩具,一个动作”。Eric专注在小汽车的一个特性上,并且重复一个动作。正常的孩子通常会对小汽车能干些什么感兴趣(比如,开汽车,快快开或者慢慢开),或者和其他玩具联系起来(比如,用来运人或者运货),但是,Eric只会重复地旋转汽车轮子。

  6岁的Polly独自玩的时候,会很精细的重现书本或者录像带里面的内容。他按照故事书中一行行的描述,用玩具来重演故事。重演过程每次都准确一致。 4岁的Justin正在学用多种方法来玩橡皮泥。一开始,他喜欢把橡皮泥切成小球,然后排成一排。他的老师和学龄前的小伙伴们,教他可以用各种动物和字母形状的模具来做出各种东西来。老师没有直接参与活动的第一天,她观察Justin在用字母模具玩。几分钟后,他就用橡皮泥拼出了Mighty Joe Young,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部电影的名字。

2、 社会性游戏

  社会性游戏是复杂的。孩子要探索玩具和活动器具的用法,观察和模仿他人,并且和同伴进行语言及非语言的交流。在正常发展的孩子身上,所有这些元素都能够灵活地同时展现出来。社会性游戏还需要对他人观点获取的能力、互惠性和创造性。要把所有的这些要素整合起来,对于自闭儿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下面的例子就说明了这一点:

  6岁的Tony努力想学会如何在休息的时候和小朋友们玩。他想和同伴们打交道,可是他总是从他最喜欢的电影“音乐之声”开始说起。每天,他总是重复地问小朋友们关于“音乐之声”的问题,当他们答不上来或者不理睬他的时候,他就很恼怒。Tony不懂得他感兴趣的东西,小伙伴们并不感兴趣。而且,他感到需要一些社交技巧来度过休息时间这一点,对他来说是一个很难承受的困难。

  7岁的Frank在别的孩子进行结构化的活动时,会看着别人;在他们进行非结构化的活动时,他就一个人玩了。只有当其他孩子在同时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他还能关注到他们在干什么。当所有的孩子在做不同的事情时,他就选择独自玩耍了。

  8岁的Kenny在放学后经常和同学们参加一些活动。他们去游泳、滑冰、骑车或骑马。而且,他们也去图书馆、儿童博物馆、电影院。他妈妈发现这些活动都能让Kenny和伙伴们一起进行体验分享,但是不需要他们之间发生交流合作和交谈。任何需要合作和交谈的活动,对Kenny来说都比较难。

3、 集体活动

  集体活动可以有不同的规模和可预测性。可以预测的集体活动――在活动过程中,所有孩子在同一个时间做的是同一件事情――对自闭儿来说比较容易参加。另外,当集体活动有一系列可以预测的事件时(比如,有规则的游戏),自闭儿通常更容易成功。下面的例子说明了这一点:

  8岁的Derek和班上的同学在排练一个学校的节日演出。老师在舞台的地板上放了一片蓝颜色的带子,提醒Derek该站在哪里。她跪在Derek前面,摸摸他的脚趾头,说“Derek,脚趾头放在这个带子上,好吗?”她离开了舞台,孩子们开始唱歌。Derek脚踩在蓝带子上,手指摸着脚趾头,唱得很高兴。Derek正在照着老师的指示做,而没有注意到他所做的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

  Sally在读一年级,她能够参加课堂活动的注意力取决于活动内容。在阅读课的时候,Sally能够静静地集中在书本上,因为这个集体活动是组织化的、可预测的、按一定顺序进行的。当开始讨论的时候,Sally就开始分心,言行也缺乏组织性了,开始自言自语。她不能跟上这种复杂的、随机进行的讨论活动。

Abby上二年级。她和妈妈列出了班上所有同学的名字,每天都确定出哪一个将是明天的“特殊朋友”,这个特殊朋友会戴上一个红带子。当Abby在集体活动中感到无所适从的时候,她就可以去找这个戴红带子的特殊朋友来寻求帮助。这能帮助Abby更加自如地参加集体活动。

  4、 集体外出

  集体活动的复杂性给自闭儿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对于一个集体来讲,对自闭儿事先说明将要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感到安心并且在接下来的场合里表现得有组织性,对于活动的成功开展是很有好处的。下面的例子说明了这一点:

  6岁的Peter在任何有节奏的活动中都表现得最放松,比如听课本磁带或者背诵字母表。他害怕理发,所以他的老师为理发准备了一本特别的故事书,并且录下一个伴奏歌曲。Peter一边听着故事和歌曲,一边在学校和理发店里模拟理发,直到真正需要理发的那一天。除了真正的把头发剪断之外,他掌握了所有的步骤。在所有这些帮助和实践之后,理发师第一次给Peter理了头发,他表现得挺棒。

  6岁的Kathleen和家人去教堂。当放音乐的时候,她总是安静地坐着。但当牧师开始说话的时候,她就东张西望找东西玩了。她特别喜欢跑到穿着带帽兜衣服的人那儿,抓住帽兜上的带子捻着玩。当有一次教堂提供了特别的磁带随身听,一边放音乐,一边捻念珠的时候,Kathleen的表现就成了教堂的“天使”。

5、 社会情感关系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通过相互感兴趣和有意义的交互行为来建立的。自闭儿身上体现出来的学习模式,极大地影响了他们对交互行为的体验和理解。他们只会注意到用比较极端的方式表达出来的情感,而忽略比较细微的社会性情感信息,也会误读他人的信息。他们会在自己的感受和他人的社会性信息之间,建立非常具体化而且通常是不正确的联系。这些误解,可以导致自闭儿异常的、无法解释的情感反应。

  自闭儿身上体现出的感观敏感性、焦虑、受迫的仪式化行为,更加使得人际关系的发展过程复杂化。对于声音的敏感或者触摸的敏感,影响到他们和他人交互中的舒适感。感观敏感性导致了从他人身上寻求安全感的异常方式;对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依恋可能用异常的方式表现出来。焦虑和受迫性的仪式化行为也影响了互惠性交流活动的质量。所有这些要素都影响了有意义的、愉悦的人际关系发展。正如下面的例子所示,孩子的家人、老师和朋友,在这方面都会遇到挑战:

  3岁的Justin非常依恋妈妈,妈妈留着棕色短发,戴着眼镜。在学校里,当一位棕色短发和戴眼镜的老师抱着Justin的时候,他感到很舒服。而对其他大人,他都会哭。 4岁的Joshua非常依恋家人。当家里的任何一个人离开家的时候,他都要哭闹一下,表现出分离焦虑。以至于只要车库的门有点动静,他都会爆发出来。他的学前班老师在学校里做过一张叫做“谁在上学;谁回家了”的图表。当孩子上学的时候,老师把孩子的照片放在“谁在上学”栏目里;放学的时候,就把照片放在“谁回家了”栏目里。这个方式可以让Joshua在学校里表现得比较平静。所以老师就想到也做一个“谁在家里;谁出去了”的图表放在Joshua家里。第二天,当Joshua的家人外出上班的时候,Joshua又哭了,他的妈妈就把他带到这张图表前,把爸爸的照片放在“谁出去了”这个栏目中,Joshua马上就安静下来了。他指着“谁在家里”栏目中的“妈妈”和“Joshua”,确认他们还是在家里的,所以表现得很好。以后,家里就一直用这种方式,来让Joshua知道,所有人离开家,总是会回来的。

  5岁的Leslie喜欢看录像带。当她和家人看Bambi的录像时,妈妈和她讲述着故事情节和感受。因为Bambi是一个悲伤的电影,所以这个电影名称不久就成了Leslie对于“悲伤”的定义。所以,当她感到悲伤的时候,她会说“Leslie很Bambi。”

  7岁的Tom不会说话,2年前他的妈妈去世了。他的语言理解能力有限,但是他的教学小组还是认为向他解释清楚妈妈不在了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他们整理了一本家庭成员的相册,在他*的照片旁边,画一个“悲伤”的像形符号;在其他在世的家人照片旁边,画一个“快乐”的符号。Tom每天在学校和家里的时候,都带着这本相册。几个星期之后,爸爸提到说,每天晚上Tom上床睡觉的时候,都要拿着相册,并且翻开在有妈妈照片的一页上。

  Ricky在幼儿园喜欢和一个特定的女孩一起完成拼图游戏,他最喜欢的拼图是一只小鸡。Ricky很喜欢做这个游戏,每天都要她一起玩这个小鸡拼图。很快,他变得一天要和她接近数十次,并且笑着说“小鸡、小鸡。”他最后变得一看到或者听到任何和小鸡有关的东西,就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这就是Ricky针对友谊表达快乐的方式。